Tea for two:

一发入魂【不对

关于那个被票选为最想拥抱的日本男人(all勇欢乐向)

紙上荒唐:

#只是想写合宿
#欧欧希我的,勇利属于大家的

最新一期滑冰男子月刊的头版是前一期发起的“最想拥入怀中的男子选手”投票。
尤里拿到的时候差点没把眼珠弹出来,心里各种WTF,俄语的。
起初他只是听到JJ提起这个投票,他也是随便听听没特别放在心上,直到他看到交谊厅的茶几上放着一本新一期的月刊,上头印着一个他打死都相信不了会得第一的男人脸。

“这什么.....『最想拥入怀中的大和抚子系男子』......”铂金色的眉毛皱起来,尤里咬着自己的大拇哥指甲,愤愤的说。
“....赛外温柔稳重,时以笑脸迎人。但是一上赛场便如同画上胭脂的艺伎,又像奔腾战场的武士,力与美的结合......”披集站在沙发后头...

龙虾酱lobster:

这些天疯狂画了各种背景的paro,就是想让维勇以各种不同的身份相遇相爱,最后一张明信片,就以原作的勇利来收尾吧!感谢观看❤   预售结束倒计时>>2天  https://world.taobao.com/item/547363504017.htm?fromSite=main&spm=0.0.0.0.yRuLbo

【维勇】不速之客-3(时空穿越)

九段九鬼君:

*维克托和勇利一起穿越到16岁的维克托家,原作向背景,ED后

*cp:已告白但被理解错误的明恋中的维克托X对爱定义模糊的薛定谔的直男勇利

前文:01  02

【本文也收录在cp20首发的本子里,具体情况见wb置顶】


第二天一早,勇利就苦恼地坐在沙发上研究自己的手机。

行李虽然被落在另一个世界了,好在手机总是随身携带的,只是不知为何有信号却什么都发布出去。

维克托站在他身后,弯腰扶着他的肩膀探头看了一眼:“这就是十多年后的手机吗?键盘都不见了啊,屏幕好大……应该能看视频吧?未来有什么好看的吗?”


靠得太近了。...

【维勇】为情所困

半死的魚:

还没在一起,但是快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尤里˙普利谢茨基正在练习室里走来走去,他用力踏步,数十次跟勇利擦肩而过,一边用尽所知道的所有肢体语言表现哀恸、一边张开嘴大声哀号。勇利从认识他的第一天开始就对这孩子的过度反应不以为意,甚至能够将尤里的抱怨按照程度来排列,判断尤里对说话对象的重视程度。

「勇利——你这样不行喔——」

勇利打了个寒颤,将思绪从严重的分心走神里拉回来。他的舞蹈老师与他两双手四个手掌面贴面地全牵在一起,刚踏步出去转了几圈回来的勇利被老师握住手心,没用几分力气就被扯到老师面前,鼻尖几乎互...

【YOI】AO3推文(3)

松大蘿:

【YOI】AO3推文(1)

【YOI】AO3推文(2)

摸魚的時間又到了。這次主要推最近看到甜甜的Victuuri中短散篇。

Auspices by youaremarvelous
之前翻譯過的《初來乍到\Arrivals》(LOF的版本:(上)(下))的續篇!哇哈哈哈哈哈這個維克多就跟我想像中一樣廢欸!!!!!還有馬卡欽在米菈家啦,大家可以安心了。

Coaching Fees by glassteacup
夫夫的俄羅斯生活小札記。維克多POV。某天維克多在算帳,覺得戶頭有點空,可是他是個要成家立業的男人了,需要一筆蜜月旅行基金。算著算著就想到勇利的教練費......

【维勇】Now Kiss 01

假装蒹葭:

01

胜生勇利并没有花多少时间在适应新的训练场地上。

这对这个日本选手来说相当难得——毕竟他是一个惯性很大的人,这意味着一旦习惯了某件事,他更倾向于重复它而不是去尝试些新鲜的选择。

当初刚刚到底特律的时候,他也花了不少时间才适应过来。陌生的国度,不熟悉的语言——现在回想起来,那段时间真是每一天都是新的噩梦。

但这回在俄罗斯是一次完全不一样的体验。


事情还是要从去年说起。

在大奖赛夺得银牌后,勇利在紧接而来的全日锦标赛中以极好的状态赢得了金牌,又获得了代表日本参加明年四大州赛的资格。他和维克托回到老家长谷津,尽情享用了一顿胜利的炸猪扒...

醉酒之夜(冰上的尤里/维勇)

何大懒:

#人物ooc,我没有开玩笑

#探寻醉酒后的真相

#非原作世界线

#与前三篇「xx之夜」不相关

###
他醒了。

维克托摸摸自己的脑袋。它疼得要死,如果不是还没摸到自个儿的脑浆,他几乎以为是半夜有人拿锤子把它对半砸开了。他低低呻吟了一声。紧接着,一个又响、又长、又难闻的酒嗝从胃里翻上来,涌出喉咙,刺激得他差点流眼泪。

「操。」他骂了一句,抬起手抹一把脸,撑起眼皮。

他看见白花花的墙壁,白花花的窗户——他的视线坠落在白花花的床单和枕头上。一切都晃得人头昏眼花。不是他的房间,他下意识在心里肯定道。过了半秒,一个真正重要的问题才蹦进脑子:

既然不在自己家,那他在谁家?

这下子,维克托猛然清醒了。他唰地从...

【维勇】Now kiss 14

假装蒹葭:

14


“维克托——维克托是我的教练!”胜生醉鬼在他的教练的臂弯里高声宣布。

日本人显然还意犹未尽,一路上都不太配合,维克托废了不少力气才将他哄下了车。他半扶半抱,带着他往前走:“当然,我是你的教练。”

“我的教练。”勇利像是得到了承认一般,笑吟吟地重复。

“来吧勇利,我们到家了。”维克托让勇利靠在自己身上,腾出一只手从口袋里摸出了钥匙,打开了家门。推开门后,被关在里头的音乐顷刻从屋内流淌而出,维克托这才想起来,出门的时候忘记把音响关上了。

因为听见了熟悉的旋律,本来已经安静下来的勇利又兴奋起来。他双手环住维克托的脖子,眼睛因为期待而闪闪发亮,拖长了...

1 / 8

© LOVE❤LOVE | Powered by LOFTER